酣畅淋漓

下午和同事讨论了一下关于Research Paper的一些细节,脑子有点像回到大学时的感觉,一个又一个的念头冒出来,虽然很多都只是一些概念,初步的想法,一团模糊的影子。

年轻时从不珍惜自己脑子里闪出来的光,因为相信自己反正遇到另一个case时会有更新的想法。这两年,日复一日的改bug,为了产品发布去做编码,这种思维的闪光似乎已经很久不曾出现,遇到问题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对产品稳定性的影响,是不会去想了,还是不敢去想,还是不愿去想,不得而知。

回到下午的讨论,想到了一些关于如何去优化一个即定的Pool和一些资源的分配,如何使得这种分配获得AI,如何使这个分配本身获得“自学习”的能力,如何最优化在即有资源下运行完整个Pool,关于资源的申请等等一系列问题。

正好回来看到了弯曲上陈首席的大作,浅谈高端通信系统中一些分布式理论基础,写得是酣畅淋漓,看得痛快!

 

下班。再续

LaTeX Beginner(1) — 在Windows上安装

开始准备写一些Paper,被要求用LaTeX,同时也对这个传说中世界上最好的排版系统仰慕已久,那就开始体会一下。

依照正常的学习一款软件(OK暂时我们还是把这当成是软件><)的程序一步步来,第一步自然是先找到正常的安装版。

LaTeX 和一般用的家伙略有不同,似乎喜爱这个最好排版系统的都是Linux爱好者,可是好死不死的公司的工作环境肯定是Windows,但总也有一两个共苦的主,聊以安慰。

(一) 前记

LaTeX的主页居然没有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 Download 项,这实在让人唏嘘不已,幸而我眼尖瞅到了此项 How to get it,LaTeX啊,让人如何说你是好,这小心思百转千回的。

闲话少说,在此页中可发现提供了对应的三个主流系统的版本,摸索过去Windows对应的是proTeXt-MiKTeX 的basic版本,于是便顺藤摸瓜的让我生出了直接装MiKTeX的念头。于此同时,略一Google便知中文界似乎常用的是CTeX,可此君似乎集成了太多东西,什么库啊包的,于我这样的生手生手生生手想来应是不大合用的,便也铁了心用MiKTeX,此为前记,甚长>.<

(二)下载安装

接着便寻到了MiKTeX,于是久违的Download出现了,极好,竟有多个内地的镜象,生手自然是先只用Basic版本,待吾费时6分钟下得此版本("Basic MiKTeX 2.9" Installer 约164M)便开始安装。似乎当前流行版本是2.9,那自然少不得赶上一回流行了:P

image

(三)大功告成

写下这个小标题突然脑子里冒出来了韦小宝和阿珂… 你懂的=.=

略写个小测试吧,随意打开个文本编辑器,写如下几行

\documentclass{article}
\begin{document} 
Hello world
\end{document}

保存成.tex后缀的文件,此处存为test.tex

cmd>latex test 编译后会生成 test.dvi, 生成的dvi文件可用MiKTeX自带的浏览器打开

cmd>dvips test 编译后会生成test.ps, 此为postscript文件,关于PostScript,又有详情可点之见于Wiki。

有些麻烦的同学一定会说了,唉呀呀呀,都没有别人可以直接看的东西啦,好讨厌o(>.<)o 这一点也不方便一点也不强大了啦~~

STOP!!谁说过这玩意儿方便的,不要脑补好不好呀。

cmd>pdflatex test.tex 为了这类同学,此命令满足你,编译后可生成test.pdf,打开之后亮堂堂的hello world就出现啦,神马?pdf打不开?拖出去枪毙一百遍

(四)文本编辑器

这又回到了老生常谈的话题上了,据说WinEdit是目前对LaTeX支持的最好的,待我下一个WinEdit试一试,且听下回分解。目前用Vim就足够啦,反正我是生手的嘛。

至于中文支持,那什么,等我写完Paper以后再试吧>.<

终于发现我是废话流了,话说似乎有位废话流君便是如此?打war3的时候一边操作一边废话,对面都是被烦死的吧。被拖走………..

咦我为什么标题会写个1。。。。。。。。。

诗人们

突然看到了一首诗,路易士,哦,也就是纪弦的。这老爷子如今似乎仍然在写诗,果然是老骥伏枥啊,以前他还和戴望舒一起办过刊物呢。神马?谁是戴望舒??麻烦没文化的保持安静,咳咳。

 

扯回来~~~~说起今天看的诗。其实第一次知道这老爷子是因为齐秦的歌,因为据传齐秦抄了老爷子一首诗写了首歌,原来不以为然,看过原诗就会知道,诗和歌词还是有差别的。

狼之独步

纪弦

我乃旷野里独来独往的一匹狼。
不是先知,没有半个字的叹息。
而恒以数声凄厉已极之长嗥
摇撼彼空无一物之天地,
使天地战栗如同发了疟疾;
并刮起凉风飒飒,飒飒飒飒的:
这就是一种过瘾。

 

似乎说了半天还是没有说起主题,对了说到今天看到的那首诗

纪弦

开谢了蒲公英的花,
燃起了心头上的火。
火跑了。
追上去!
火是永远追不到的,
他只照着你。
或有一朝抓住了火,
他便烧死你。

 

是了,我要说的就是这首,这火照着我一直行走的路,熊熊燃烧着。纵然会被烧死,但我还是想试试抓一把。

婚礼的祝福

18年前,我们认识的时候,也许谁也没有想过两个小不点的会面会带来这样长的一段相知相识。

 

已经记不清多少个放学不愿回家的午后,我们一起打弹珠,以及你那满满一抽屉的战果;也已经记不清是什么时候,你拉着你爸爸那么大只的自行车,教我学会了骑自行车;更数不清多少个课余间隙,即便下着雨,我们拎着球拍在教学楼下简易的乒乓球桌上打球;一起打桌球,一起跑步,一起参加运动会,一起下棋。更巧的是,在升初中的考试上,发现我们的妈妈叫一样的名字:D 我们进了同一所初中,于是我教室的窗边经常冒出你傻愣愣的头;我们进了同一所高中,于是你的桌子上会冒出我悄悄扔去的纸团;我们没能进同一所大学,于是两个不安分的信箱里多出了一些写着彼此名字的信封。

 

和无数人说过,这是命中注定。命中注定我会在七岁那年,遇到我的妹妹。

image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记得高中写过一篇文,写的你,用到了这句诗,恰好找到了你的这张图,再为贴切不过。

 

突然有一点心酸的感觉,像是一个我至亲至爱的小妹妹,再也不属于我一个人,她已成家,身边有了一只大手去呵护她共同的旅程。

 

此时的你,必然穿着婚纱,脸上和心里都是笑;而此时的我,也对着屏幕,发自内心的微笑,因为此时在故乡的星空下,正进行着我最好朋友的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