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们

突然看到了一首诗,路易士,哦,也就是纪弦的。这老爷子如今似乎仍然在写诗,果然是老骥伏枥啊,以前他还和戴望舒一起办过刊物呢。神马?谁是戴望舒??麻烦没文化的保持安静,咳咳。

 

扯回来~~~~说起今天看的诗。其实第一次知道这老爷子是因为齐秦的歌,因为据传齐秦抄了老爷子一首诗写了首歌,原来不以为然,看过原诗就会知道,诗和歌词还是有差别的。

狼之独步

纪弦

我乃旷野里独来独往的一匹狼。
不是先知,没有半个字的叹息。
而恒以数声凄厉已极之长嗥
摇撼彼空无一物之天地,
使天地战栗如同发了疟疾;
并刮起凉风飒飒,飒飒飒飒的:
这就是一种过瘾。

 

似乎说了半天还是没有说起主题,对了说到今天看到的那首诗

纪弦

开谢了蒲公英的花,
燃起了心头上的火。
火跑了。
追上去!
火是永远追不到的,
他只照着你。
或有一朝抓住了火,
他便烧死你。

 

是了,我要说的就是这首,这火照着我一直行走的路,熊熊燃烧着。纵然会被烧死,但我还是想试试抓一把。

Where is the "any" key!

Hi all, have you ever heard the jokes for “where is the ‘any’ key”?

There is an old story:

Custom: There must be something wrong with my keyboard!!! The computer asked me to press any key, where is the any key!!!

Anykey

——————Any Key Cut-line——————–
I will update the topic with jokes similar with "where is the any key".

And it is also welcomed to hear jokes from you 🙂

 

The first one, let’s mark it as 001

Help desk: IT helpdesk, how may I help you?
Customer: Hi, I just got a DVD and I can’t figure out where to put it! Also, the computer’s cup holder just broke!

 

The goal — Get fun from my daily lives!

只道相思莫道缘

今天本想叽叽歪歪的东西~结果看到这篇N早写好的东西..哈哈.发出来~

错过又错过,终于不用再错过。

知道我将会见到她时,距离我爱上她四年四个月零三天。

其实真正有了要见到她的机会时,我并没有像原先无数次设想的那样激动或者紧张或者伤感或者什么乱七八糟的情绪,只有平静,如同要去见一个多年未见的老友,不用担心需要去创造什么话题或者其他,一切自然而然,嗯,就是这样。

只是这次见老友实在有些赶,时间很凑巧,很多事情都在这几天,周笔笔同学和我人生很多重要的里程碑都有交点:)

IMG_2547

继续阅读“只道相思莫道缘”

经历重重磨难 得见青天

其实就是重装了一下小华硕的系统。。。折腾了10小时+,最后,MXM同学狂暴化,把我的硬盘全格了……

 

以此日志向我的洞窟物语12个记录点致哀;向我写了未发的若干篇日志致哀;向我的Brain致哀;向留存在我电脑上,而我未能打通的游戏们致哀;向存了一年多但一直没有看的若干电影致哀;向换来换去的无数壁纸致哀……愿你们在数据粉碎的角落里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