酣畅淋漓

下午和同事讨论了一下关于Research Paper的一些细节,脑子有点像回到大学时的感觉,一个又一个的念头冒出来,虽然很多都只是一些概念,初步的想法,一团模糊的影子。

年轻时从不珍惜自己脑子里闪出来的光,因为相信自己反正遇到另一个case时会有更新的想法。这两年,日复一日的改bug,为了产品发布去做编码,这种思维的闪光似乎已经很久不曾出现,遇到问题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对产品稳定性的影响,是不会去想了,还是不敢去想,还是不愿去想,不得而知。

回到下午的讨论,想到了一些关于如何去优化一个即定的Pool和一些资源的分配,如何使得这种分配获得AI,如何使这个分配本身获得“自学习”的能力,如何最优化在即有资源下运行完整个Pool,关于资源的申请等等一系列问题。

正好回来看到了弯曲上陈首席的大作,浅谈高端通信系统中一些分布式理论基础,写得是酣畅淋漓,看得痛快!

 

下班。再续

一个隐蔽的错误

使用C++时出现的一个很隐蔽的Bug

话说,有一段代码如下

01 #include <string.h>
02 #include <string>
03 using namespace std;
04
05 typedef struct Test
06 {
07     string name;
08     int    a;
09 }Test;
10
11 int main()
12 {
13     Test tTest;
14     memset(&tTest, 0, sizeof(Test));
15
16     return 0;
17 }

 

当然如果有兴趣的同志们复制去了会发现,编译执行都是没有问题的。但实际上这段代码有一个很严重的错误。

至于错误是什么,下回分解

术语这个东西

        有一段时间很排斥术语这个东西,因为觉得所谓术语,无非是把一个明明能简单弄懂的东西增加复杂度的玩意儿。而那些说术语的人,觉得炫耀的成份好浓。>_< 哦,我还真是一个麻烦的家伙。

        但其实,深层的追究下去,这其实应该是我对这个行业的一个疏离,因为潜意识中就从不曾把自己真正的溶入程序员这个团体,总以为随时可以就一甩头走开管也不用管,没办法,我也觉得很小孩心态,因为根本就避无可避的。

        今天还和朋友说到自己喜欢做什么,开玩笑一样的说,其实我工作这快两年最主要的思考就是自己喜欢做什么,因为一直觉得人活一次很不容易,如果还不能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情,那该是多么不能弥补的遗憾。但挺可悲的,我觉得我还没有想明白自己喜欢做什么。是涉及过的东西太多所以我挑花了眼吗?

        呵呵,似乎扯远了,扯回来。。其实这篇博是一篇读书笔记,记录一些术语。OMG

继续阅读“术语这个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