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是失却了很多身影 心中总是黯然

明明已经再没有多出来的一分钟让我去浪费,却依然开着浏览器四处游荡,这似乎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甚至不敢去想象有一天,离开网络离开浏览器的生活。

[audio:http://219.129.216.61:8088/wmattteawe/new9/qiang4/0004/9.wma]

或者是因为周同学的歌,醒着梦游,想到了很多事情。把签名也改了,“谁不是自那白惨惨的青春中踉跄而来”,这句对我极是贴切。

下午又迷迷糊糊的听了很多歌,somewhere only we know, twenty years, lost, this is the last time, cemeteries of London, 不唱,沙龙。。。。耳机里响起大学时听过的歌,刚来实习时听过的歌,最近听过的,热轰轰的夏天下午,吵个不停的空调和电扇声,时间在这里很神奇的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而我处在其中,迷蒙不清。

人总是会努力地去抓住一些渐渐离你而去的东西。有时候,会害怕一些朋友都离我而去,原来隔三差五就会聚会的朋友,一起坐着看日出日落的朋友,愿意倾听和可以倾诉的朋友,甚至是素未蒙面只在网上遇见的朋友,害怕失去,害怕失去。

手机的消息渐渐减少了,IM上的常联系人也逐渐少到了只有固定的几个,很惶恐,有一天收到大学舍友的短信,那个名字一瞬间我竟然没有反应出是谁,那段我素来珍视的记忆也变得模糊,像是失却了很多身影,心中很是黯然。

昨天翻了很多人的博客,如果仍然在更新,就顿时心安,知道他/她还是好好的在那儿,我并没有失去。也有一些已经长久不曾更新了,甚至已经删除了博客的全部内容,我便一下子慌乱了起来,那朵花儿是散去了何处呢。

前些天和高中的一个朋友在MSN上聊了许久,前些天遍寻不着曾经很重要的一个人,前些天回想起很多一起嚣张过的身影。前些天半夜从一个梦里醒来,窗外正有雨声,感慨了几个回合,又再睡去,但再回想,却丝毫不知道那个梦里是什么,那段感慨是什么,像是那做梦的人并不是我,像是那夜半感伤的人并不是我。

很久以来,一直身边都不是有很多朋友,却总有许多故事。年少时曾想记录下来,却敝帚自珍的只想自己留存着那些故事,以为到以后,忘了梦了也就算了。却不曾想,此时是多么心焦地想要抓住过去,留存住那点记忆。

在晃荡中看到一句话“你来我信你不会走,你走我当你没来过”用以解释缘份,而其实这来来去去,却是身不由已。

醒着梦游-周笔畅

词:许世昌

曲:五月天石头

专辑:时间

天空睡着了梦仍然亮着

上猫空看着满城的霓虹

几米睡着了诗句还醒着

在凌晨遇见不睡的书虫

河岸留言听歌幻想着天天醒着梦游

放烟火的高楼拉近了我和天空的亲热

梦不再那么远了我的心中感动呢

高山的云海日出的希望

才有了泛着幸福的泪光

爱情河流过蜿蜒了生活

才看见情人的渔人码头

笔下灵感如风幻想着天天醒着梦游

畅快雨的节奏迎来了难得快乐的放纵

穿梭着时光隧道走进迷宫

历史的轮廓将我撼动

距离不那么远了都是真的不是梦

距离不那么远了都是真的不是梦

醒着的梦游

真实的自我

房间格局大变样

      依然对Argu没有一点头绪,看了头几个题,有点晕晕的。越发觉得身边的桌子椅子一无事处,怎么看都不爽。于是折腾了一个小时来搬桌子,挪地方,换个环境。

       于是经历了,将小平桌从左边搬到右边,沙发从床左侧移到床头前,小平桌移到沙发前,试坐后顿觉不爽,将小平桌再次移开,沙发推到床边,搬了张小藤椅,小平桌移回藤椅前,试坐后再觉不爽,将小平桌再再次移开,小藤椅拿开,沙发再再次移回原先位置,小平桌再再再次移至小藤椅前的伴随着小平桌上十多个瓶瓶罐罐的平移过程。(小平桌包括了桌面以及两个小柜子><)

这番折腾,我简直想画一张平面图来表示艰辛。

不过幸而效果还不错,于是不看书的借口再次不见了。

我是该高兴还是该遗憾呢?

—————–简约而不简单的分割线—————————————–

嘿嘿我在做一件神秘的事情,我有一个小秘密我有一个小秘密。

台州生活略影之~~美味

       不知不觉,离第一次踏上台州的土地已经过去了两年。

       这两天整理照片,发些今年有时做了饭拍下来的图吧,时间由近及远,呵呵,算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啦,谁都知道,生活于我最重要的就是吃啦~~

       大部分菜的出品人是偶,还有小部分来自Mxm同学,主要是Mxm同学不记得拍个照,哇哈哈~~

香菜拌千张

IMG_1651

干煸四季豆

IMG_1655

毛血旺

IMG_1660

继续阅读“台州生活略影之~~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