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们

突然看到了一首诗,路易士,哦,也就是纪弦的。这老爷子如今似乎仍然在写诗,果然是老骥伏枥啊,以前他还和戴望舒一起办过刊物呢。神马?谁是戴望舒??麻烦没文化的保持安静,咳咳。

 

扯回来~~~~说起今天看的诗。其实第一次知道这老爷子是因为齐秦的歌,因为据传齐秦抄了老爷子一首诗写了首歌,原来不以为然,看过原诗就会知道,诗和歌词还是有差别的。

狼之独步

纪弦

我乃旷野里独来独往的一匹狼。
不是先知,没有半个字的叹息。
而恒以数声凄厉已极之长嗥
摇撼彼空无一物之天地,
使天地战栗如同发了疟疾;
并刮起凉风飒飒,飒飒飒飒的:
这就是一种过瘾。

 

似乎说了半天还是没有说起主题,对了说到今天看到的那首诗

纪弦

开谢了蒲公英的花,
燃起了心头上的火。
火跑了。
追上去!
火是永远追不到的,
他只照着你。
或有一朝抓住了火,
他便烧死你。

 

是了,我要说的就是这首,这火照着我一直行走的路,熊熊燃烧着。纵然会被烧死,但我还是想试试抓一把。